彭 澎
  2012年,北京R&D投入占GDP比重為5.8%,上海是3.1%,廣州則不足2%,與全國平均數相當。更為重要的是,最近的轉型升級大會上,廣州提出到2016年全社會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不低於2.4%。這意味著,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廣州的創新驅動力是無法與北京、上海相提並論的。
  廣州市社科院《廣州經濟藍皮書2014》一書中的《“北上廣”發展比較及廣州的追趕策略》報告,激起了對廣州發展戰略的全面反思,真有點讓人意外,但確又在情理之中。畢竟廣州正處於十分尷尬的格局中,“北上廣”的提法可能成為一個階段性詞語。
  不能不說,報告的立意是很高的,只談“北上廣”,根本不顧及後面的深、津、蘇、渝等強勁追兵,雖然報告中也提及了深圳。
  先來看標兵。廣州市2013年的GDP是15420億元,上海是21602億元,北京是19501億元,這個差距可能會保持相當長一段時間。當然,去年上海、北京的增長率都為7.7%,廣州為11.6%,高出近4個百分點,但廣州是“跳起來摘桃子”所取得的成果。今年一季度,上海增長7.0%,北京為7.1%,廣州為7.4%,“北上廣”都下滑得很厲害,但相比較起去年來,廣州下滑幅度更大,基本上與北京、上海持平,真正體現了“北上廣”處於同一個層次的發展速度。雖然,廣州接著召開了轉型升級和重點項目兩個大會,又有了“跳起來”的意思,但無論從哪方面來講,廣州都不可能長期“跳起來”,也找不到比北京、上海明顯的絕對優勢。
  再來看追兵。目前來講,廣州的“一號追兵”是天津,2013年天津的GDP是14370億元,比廣州少1000億元左右,但其增長速度是12.5%,比廣州“跳起來”的11.6%還高!而且,天津的這種高速度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今年一季度,天津增速達10.6%,位居全國第三。第一位是重慶,增速達10.9%。從長遠來看,重慶有可能成為廣州的“二號追兵”,其去年GDP達12657億元,比廣州少近3000億元,但增速一直與天津位居全國前列。從絕對數來看,深圳(14500億元)、蘇州(13000億元)也是廣州“保三”的挑戰者。
  當然,僅僅從GDP總量來看是不完全準確的。但報告僅僅以“北上廣”來說廣州人均GDP最高也是不合適的,因為跟在後面的深圳、蘇州都比廣州的人均GDP高,而深圳還有地均GDP更高呢!
  除去經濟總量和人均GDP,報告更多談的是創新能力和金融實力。在這兩項上,將廣州與北京、上海比目前差距太大。根據報告的提法,2012年,北京R&D投入占GDP比重為5.8%,上海是3.1%,廣州則不足2%,與全國平均數相當。更為重要的是,最近的轉型升級大會上,廣州提出到2016年全社會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不低於2.4%。這意味著,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廣州的創新驅動力是無法與北京、上海相提並論的。而且,廣州的科技投入與幾個追兵相比也沒有多少優勢。如2012年深圳為3.8%,2013年蘇州為2.6%。但不得不說,北京、上海擁有許多國家級科技資源,這是廣州乃至全國其他城市都無法比擬的。正是這樣,才要看到深圳的優勢,相比北京、上海,深圳與廣州一樣沒有多少國家科技資源優勢,但以企業為龍頭和平臺的科技產業化是深圳可以充分利用各種科技資源的法寶。這恰恰是廣州要學習和借鑒的。廣州起碼比深圳的科技資源要豐厚得多,但高科技產業化卻大大落後於深圳。
  根據報告的提法,2013年廣州第三產業占GDP比重達64.86%,跳躍了尚未“發育”完全的工業化進程;但在服務業的發展中,金融作為一個城市的核心功能,廣州金融業規模只有北京、上海的1/3,占GDP的比重僅為6%,不到京滬兩市的一半。確實,在廣州眾多現代服務業發展領域的選項中,金融業是其中讓決策層難以釋懷的短板。由於同一經濟圈中的港深都有證交所,廣州欲打造區域金融中心只有另闢蹊徑。從探索期貨交易中心、發債中心、國家級銀行到最後搞民間金融街、國際金融城,都反映了廣州在發展金融功能上的焦慮。但仍不得不說,廣州難以在金融上追趕北京、上海,這是兩地國家級金融地位決定的,甚至與香港、深圳也最多只能平分秋色。必須有這樣的清醒認識,才能制定務實的發展路線。
  總之,就創新能力和金融實力這兩項追趕主題來講,我認為,要丟掉不切實際的幻想,力爭保三,但要因地制宜地爭取長期位列全國的領先地位。
  (作者為南方民間智庫專家委員會副主席)  (原標題:保住“老三”地位 廣州還鬚髮力)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tm74tmef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